<tt id="nxnzb"><video id="nxnzb"></video></tt>
    1. <u id="nxnzb"><sub id="nxnzb"></sub></u>
      <blockquote id="nxnzb"><track id="nxnzb"></track></blockquote>
        <u id="nxnzb"></u>
    2. <var id="nxnzb"></var>
    3.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社會

      24件美體內衣“消失”之謎:從四川快遞廣州不知所蹤 價值超5萬,索賠未談妥

      來源:紅星新聞 2022-05-19 15:08

        24件美體內衣從四川快遞到廣州后,不知去向……四川巴中的楊女士與他人合伙開了一家形體管理會所,她至今不明白快件怎么會寄丟了?4月9日,她通過京東快遞寄出24件美體內衣到廣州工廠修改尺寸,這批內衣市場價格5.3萬元。當天,快遞小哥上門取件,她還特別提醒“貨很值錢”。11天后,4月20日楊女士聯系工廠收貨人員,詢問是否收到包裹,對方告知沒收到。然而,她通過快遞單查詢到,該包裹4月11日已經簽收。

        快遞包裹到底去哪了?楊女士聯系廣州配送快遞小哥趙某幫助查找,對方稱自己配送的是一個很小的“防水袋”物品。而楊女士通過京東快遞巴中巴州營業部追查,系統顯示包裹重5.51公斤,已送到廣州東薈城京東星配站。通過該配送站監控發現,該包裹被一快遞員抱上了面包車,并沒有上趙某的配送車(三輪車)。

        楊女士向紅星新聞記者介紹,包裹丟失后,自己通過多種途徑尋找,先后撥打京東快遞客服40余次,至今未得到很好的處理,也未向她交代包裹的去向。

        廣州配送站負責人宋某表示,已努力尋找,但貨物具體在哪里不得而知,幾方都有責任。

        京東快遞則多次提出愿意賠償,但都被楊女士拒絕了。她說,快遞方開始表示沒有責任,后又表示愿意賠償270余元、2000元,“就像農村買賣豬,討價還價。”她不能接受,希望快遞方至少按進貨價賠償,估計在2.8萬元左右。

        寄包裹:

        24件美體內衣發回廠家改尺寸

        事過11天,得知廣州廠家沒收到

        5月13日,四川巴中市巴州區的楊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一個月前從巴州區通過京東快遞發往廣州的包裹不知所蹤,至今下落不明。京東快遞到目前為止,也沒有調查出包裹在哪里。

        ▲京東快遞巴州營業部。

        楊女士介紹,自己和幾個人合伙開了一家形體管理會所??蛻粼谧约哼@里訂了形體管理美體內衣。因為客戶尺寸不一,需要發回廣州廠家修改尺寸。4月8日,自己通過系統向廠家申請將美體內衣發回。

        ▲美體內衣。

        4月9日,京東快遞巴州營業部快遞小哥鄒某亮上門提貨,寄快遞發往廣州。

        事過11天,楊女士詢問廠家負責收包裹的林女士,被告知沒有收到包裹。

        楊女士心里疑慮,都寄了11天,為什么廠家還沒收到包裹。隨后,她通過快遞單號查詢發現,4月11日,快件已經發到指定的菜鳥驛站,已被快遞員趙某代簽。

        ▲快件4月11日已被代簽。

        根據以往的經驗,快件簽收后都會有信息發送到自己手機上,為什么這次沒有信息呢?楊女士很不解,她介紹,包裹丟失后果很嚴重,里面是24件塑形內衣,價值5.3萬元。巴州這邊快遞員鄒某亮上門取件時,“我還專門提醒,我那個東西有點貴喲。”沒想到快件還是搞丟了。

        去哪了?

        包裹送到廣州配送站

        卻沒上快遞員三輪車,至今下落不明

        4月20日,楊女士再次向廠家工作人員林女士確認之后,通過快遞單號查詢快遞信息,獲知了代簽該包裹的快遞小哥趙某的聯系方式。同時,林女士也在找京東快遞配送站尋找包裹。

        通過微信,趙某告知楊女士“快遞是一個很小的防水袋”。

        ▲快遞員趙某與楊女士的對話。

        楊女士說包裹不小,自己明明寄出去的是一個大型包裹,重5.51公斤,“怎么是個小的防水袋呢?”于是,她將快遞單號和快遞費用截圖發給趙某進一步確認。

        ▲快遞單。

        趙某隨后提醒楊女士,是不是發包裹的網點出了問題,并表示他自己將再次核實包裹是否到達自己所在的廣州東薈城京東星配站。

        楊女士介紹,在京東巴州營業部,她通過監控看到,快遞小哥鄒某亮將包裹拿回營業部后,直接在三輪車駕駛室內打包,隨后抱進營業部。通過物流信息查詢,快件重5.51公斤,快遞路線是巴中-成都-廣州,然后到東薈城京東星配站。信息顯示,在成都時,快遞包裹重5.51公斤。

        ▲巴州營業部監控顯示,快遞員鄒某亮攬件。

        楊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京東巴州營業部工作人員介紹,快遞在成都網點負重(再次核實包裹重量)時系統顯示包裹重量一致,說明包裹并不是在川內出的問題。

        ▲包裹在成都負重的信息。

        楊女士再次與廣州快遞員趙某聯系,希望找到包裹。趙某答應再次協助核實包裹情況。

        5月3日,廣州東薈城京東星配站負責人通過配送站監控發現,楊女士的包裹到了配送站,并被快遞員送上一輛面包車,而趙某是使用三輪車配送包裹的。對方讓楊女士報警處理。但報警之后,還是未找到楊女士的包裹。

        ▲廣州東薈城京東星配站監控顯示,快遞小哥抱的白色包裹(最上面)就是楊女士的包裹。

        ▲對話。

        5月16日,廣州東薈城京東星配站負責人宋某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包裹的確到達了配送站。當天,貨物包裹很多,請了面包車拉包裹,和趙某一起送貨,但是面包車先裝好包裹之后離開,過了10多分鐘趙某才到配送站。這中間,可能在配送途中楊女士的包裹丟失了。

        楊女士介紹,起初她以為自己包裹有可能在配送站,沒有送出去。最后查出的結果是,包裹上了面包車之后就丟失了?,F在包裹在哪里?配送站不知道,楊女士說“我離廣州這么遠,就更不清楚了”。

        誰之責?

        包裹到底去哪了?

        配送站稱多方都有責任,客服在處理

        5月13日,楊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從4月20日開始,自己就不斷聯系京東客服詢問處理此事。

        包裹到底去哪了?這一直是楊女士心中的疑問。

        5月13日,紅星新聞記者向當時上門取件的京東快遞小哥鄒某亮確認,取件時是一個大件包裹,楊女士確實提醒過自己“貨物很值錢”。“一般情況就幾百元,但沒有想到這么值錢。”鄒某亮對記者說,“(當時)也沒有向楊女士提出保價。”

        因包裹重5.51公斤,楊女士又提醒比較貴,鄒某亮表示,自己特意打包成十字后,還多次纏繞包裹怕雨水打濕。因此,楊女士的包裹特別好認。后來,一路查詢,發現貨物到了廣州東薈城京東星配站。

        按照流程,貨物安全送達了指定配送站,京東快遞巴州營業部表示自己就沒多大責任。廣州東薈城京東星配站收到了包裹,其后包裹丟失。

        5月15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收快遞的林女士,她介紹楊女士寄的包裹在菜鳥驛站沒有,自己去簽收時并沒有找到包裹。之前,京東快遞送貨從未出現丟失包裹的情況。這次包裹丟失后,她多次投訴,后來不見趙某送貨了。

        隨后,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配送員趙某,趙某承認包裹是自己“代簽”,但是在什么情況下簽收的,其表示時間有點久,記不清了。通過調取菜鳥驛站監控,并沒有楊女士的包裹,那么貼錯單,送到其他地方也是有可能的。

        廣州東薈城京東星配站負責人宋某介紹,包裹到達配送站后,上了面包車,當天包括楊女士的包裹一共有兩個,一大一小,都是送同一個廠家,都是送同一個菜鳥驛站,廠家工作人員前往菜鳥驛站拿包裹。因為京東和菜鳥驛站沒有合作,菜鳥驛站收到后只能將包裹放在菜鳥驛站門口。菜鳥驛站室內有監控,門口和屋外沒有監控。后來只調取到快遞員趙某送小包裹的一段視頻,送楊女士包裹的視頻沒有看到,但是趙某簽收了。楊女士包裹丟失,也有可能是貼錯了單,把貨物送錯了。

        對于這次包裹丟失,宋某表示,配送站和快遞小哥趙某以及菜鳥驛站等都有責任。具體的事情,京東客服在處理。

        談賠償:

        快遞從自認無責到愿賠償2000元

        她認為對方討價還價 希望按進貨價賠償

        楊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從4月20日起,自己撥打京東快遞電話反映情況,截至5月13日先后撥打了40余次客服電話。

        京東快遞第一次回復是,因為快件已簽收,所以京東快遞沒有責任;第二次回復是,包裹超時。隨后再次讓她上傳包裹內物品相關資料,包括貨物價格;最后又表示她沒有保價,只能按照運費的9倍進行賠償,共計270余元。但楊女士沒有同意。

        5月12日,京東快遞來電表示同意賠償500元,楊女士未同意。5月13日,她再次接到快遞方電話,對方“愿意賠償1000元”,楊女士拒絕了。5月14日,京東客服再次回復,愿給予楊女士2000元賠償,但楊女士依然不同意。

        楊女士打了一個比方,對方就像農村買賣豬的時候討價還價,一會一個價,價錢慢慢漲。她認為,按貨物原價賠償不現實,但快遞方至少應按進貨價賠償,估計2.8萬元左右。

        截止到5月17日,楊女士還在通過多種渠道進行維權。

        〖律師聲音〗

        雙方建立“運輸合同關系”

        快遞方應擔責賠償

        北京東衛(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小虎介紹,楊女士通過京東快遞寄包裹未送達指定人手里,雙方建立的是“運輸合同關系”,應由京東快遞負責。至于內部怎么劃分責任,是京東快遞內部的事情。

        陳小虎認為,楊女士向快遞公司說明了物品價值,一般沒有什么責任。她也支付了快遞費用,保不保價不是很受影響。這是普通快遞,保價不是強制的。

        四川瑞麗恒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建認為,楊女士要求按照貨物價值賠償,這需要舉證??爝f與客戶溝通中承認有這批貨,還需要楊女士提供貨物時怎么叮囑的相關資料。如果這些證據齊全,依據民法典,就是一個典型的“運輸合同糾紛”。運輸過程中,對運送貨物遺失、毀損等情況,快遞要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而不是根據單方面的運價多少倍作為恒定賠償標準。

        王建表示,如果楊女士追責,京東快遞是有責任的。因為京東快遞是一種閉環管理,貨物給快遞公司后,接收、運送、發放,楊女士是不負責的。對于京東快遞責任大小的問題,消費者應收集相關證據,證明貨物確實值這么多錢,同時將貨物完好無損地交付了。那么京東快遞在運輸過程中給客戶帶來損失,肯定要賠償。雙方可通過協商處理,協商不成可通過訴訟解決。

      日韩精品一区